〖广州桑拿〗无锡新印象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6 14:41
无锡是江苏省著名的工业城市,因地濒太湖,山明水秀,又是一 个著名的风景区,每逢春秋佳日,联袂来游的红男绿女,多于过江之 鲫。往时交通不便,游锡的多从水道,如清代张宝臣诗云,九龙山色 何媚妩,坐见白云生缕缕。空蒙散作波上烟,篷窗一夜潇潇雨。”又 史冑司诗云:“九峰天半落,一棹夕阳过。客为游山盛,船因载水多。 溪边高士宅,月下榜人歌。好趁樵风便,轻船采芰荷。”现在公路四 通八达,无论汽车、人力车,都可畅游各处了。
我已与无锡阔别三年了,山色湖光,常萦梦寐。三年来建设上突 飞猛进,市容焕然一新,最近又在锡山布置一个大公园,与惠山连接 一起。五月七日因与友人同往观光,作二日之游。
无锡大烟囱林林总总,足见工厂之多,工业的发达;新建筑物 也多了不少,多半是工人们的宿舍、住宅、休养所、子弟学校等,对 于工人的福利,设想周到。市中心有一个挺大的体育场,关于体育上 的种种设备,应有尽有。城墙已拆除了,就在原址造了一条环市的大 路,化无用为有用,于交通上贡献很大。无锡给与我的新印象,是十 分深刻的。
锡山虽并不很高,只因山上有龙光寺的一座宝塔,全市到处可 见,俨然与老大哥惠山分庭抗礼。我到了锡山之下,不由得想起昔人 曾以“无锡锡山山无锡”七字作上联,征求下联,一时大家都给难住 了,对来对去,总觉不工;后来不知是谁,却对以“平湖湖水水平 湖”,字字工切,这才成了绝对。
最近计划将锡山和惠山连接起来,统称为锡惠公园,占地共四百 余亩,布置煞费经营,我因笑道:“无锡建设这个大公园,真是燕许大
手笔,我们在苏州搞园林,只能说是做小品文了。”
这个设计确题舦;IE職龙光趙■繼社,是装设大 门的所在,门内有-个正圆形的大喷水池,先已造成,中心用许多大 大小小种类不_石块砌成了—大堆,上面齡卜个大喷水管,向天 喷水,四周再有五个小喷水管,分头喷出水来;而水泥賺的那个圆 形边框上,又装着五个小喷水管,向中心喷水,开了机扭之后,每个 管子里水柱一齐喷射,煞是好看丨不过中心那个大石堆并无美感,我 建议把(?除去,改用水泥塑成大型莲花五朵,配以莲叶六七张,花可 漆作红、白、淡绿诸色,叶作绿色,每朵花心中装一水管,可同时仰
喷;边框上的小喷水管上,也用水泥塑莲花一朵,可全作白色,我以 为这样的变换一下,一定是可以增进美观的。
喷水池的后面,他们计划建造一座大厅,这是一个中心大建筑
物,在这大公园中确是必要的。左旁辟地二十余亩,全种牡丹花,定 名牡丹坞;我们以为面积太大了,哪有这么多的牡丹种上去?不如
改为百花坞,可种多种多样的花树,一年四季,开花不绝,恰恰符
合“百花齐放,推陈出新”那句名言;况且牡丹既没有这么多,而开 花的日期也太短,不到十天就凋谢了,倘下了大雨,寿命更短,所以
二十多亩地全种牡丹是不适宜的。
我们又建议在大门左右一带要造些亭榭走廊等,可让游人歇脚, 夏季如果突然下雨,也可就近躲避;我们又建议环山开一小河,与原 有的池塘连接起来,在水面比较宽大的所在,可将开河挖起的泥土堆 一小岛。有了这么一条河,锡山就不觉得太干燥;一面可置办小船若 干艘,供游人打桨作水嬉,那么游园更有兴趣了。
锡山本是荒山,树木不多,近来山上山下已经绿化,他们从各地 买了大宗的花树、果树、常绿树来,全都种在这里,好似当作一个树 木的仓库;可是种的时候,似乎并没计划,未免杂乱无章。我因此建 议今冬要把它们分门别类,重行布置;在小小的土山上,不妨全种 桂花树,金桂、银桂、丹桂、天竺桂,聚族而居,使小队登临时’作 小山丛桂之想。在山賴较低麵在,不妨全种桃树,结实的桃花也
 
好,单供观赏的碧桃也好,使人到了这里,好像武陵渔父身入桃花源 了。山坡上较高的所在,不妨全种梅树,那么梅花时节,这里也就是 一片香雪海咧。至于河边池畔,那么垂柳啊、芙蓉啊、杨树啊,也可 随处安排,各得其所。此外,数ffl不多的花树、果树,不妨悉数容纳 到百花坞里去,也不会茫无所归的。
惠山又名九龙山,因为它有九峰之故,记得二十余年前,我和 天虚我生陈栩园丈游惠山,是坐了王巧仙家画舫去的,我曾记以 诗云:“桃花春水泛轻航,醉月飞觞兴不降。多谢惠山能惑我,九峰岚 翠滴篷窗。”这一回我们从锡山下徒步而往,不多时就到了,从大门 起以达最高处的云起楼,都已穿上了鲜艳的新装,简直认不出它的旧 面目来。只有听松石依然故我,傲然地躺在那里,而它身上的那座听 松亭却打扮得红红绿绿,分外富丽,相形之下,未免不称。漪澜堂前 的方池,仍然如旧,鱼却似乎少了。惠泉没有什么改变,泉水也澄清 如昔,不愧“天下第二泉”之称。由隔红尘径拾级而登云起楼,高瞻 远瞩,心目为之一畅;此楼虽经整修,却仍保持朴素的风格,而我们 也就欣赏它的朴素。
无锡的园林,如荣氏的梅园和锦园、杨氏的鼋头渚、王氏的蠡园、 陈氏的渔庄等,全是崭新的,唯一的古园要算是寄畅园了。园在惠山 寺左,明代正德年间,秦端敏公金置,引涧泉作池,声若风雨,前后 ?百余年,虽屡次易主,却并未易姓,仍为秦氏后人所有。清代顺治 年间,翰林秦松龄(留仙)主此园,与当代名流吴梅村、姜西溟、严 荪友等时常赋诗唱和,梅村曾有《秦留仙寄畅园三咏》之作,《山池 塔影》云:“黛色常疑雨,溪堂正早秋。乱山来众响,倒影漾中流。似 有一帆至,何因半塔留。眼前通妙理,斜日在峰头。”《惠井支泉》 云:“石断源何处?涓涓树底生。遇风流乍急,人夜响尤清。枕可穿云 听,茶频带月烹。只因愁水递,到此暂逃名。”《宛转桥》云:“斜月 挂银河,虹桥乐事多。花欹当曲槛,石碍折层波。客子沉吟去,佳人 窈窕过。玉箫知此意,宛转釆莲歌。”此外,又有一般词客,在园中 集会填词,陈其年曾有《秦对岩携具寄畅园举填词第三集》一词,调
 
寄《醉乡春》云:“银甲闹时偏悄。绿水昏时胜晓。醇枕百_好景麵都少。人对烛花微笑。袖向蘋风轻舀。玉山倒’二,酒痕-点红窝小。’,当时园中光景,读了这些诗词可见^ U横,我与陈栩园丈瓣寄_ ’就娜感;舰—株_古树参天老翠欲滴,园中有池-涨,种着莲花,红裳翠盖间,_可数二我们坐在知鱼侧干边1?茗,大吃四角菱,津津有味。对岸池边有二吉树,同根相连,枝叶四布,好似张了-个油碧的天幕;麵丈说:这就是连理树;我往年咏之以诗,曾布‘四百年前连理树,夜游应
忆旧红妆’之句;因为我看了这-株有情的树,就不知不觉地想起林 黛玉、崔莺莺一类的多情女子来了。”诗人们的心,往往会想入非非
的。池的一隅,有一株很粗的紫藤,绕在古树上,像龙一般蜿蜒地盘
上去,大约也有数百年的高寿了。
这一次我到了园中,见那一株连理树矫健如故,那一株老紫藤也 依然无恙,那一块美人石也仍在原处,石身苗条,真像一位林黛玉型的 美人一样;可是被一株紫藤蒙络着,几乎瞧不出那窈窕的腰身了,还该 好好地修剪一下才是。我们建议此园最好回复它的旧面目,可将新堆的 假山和圆洞门全部拆除,把蓉湖公园中搁在地上投闲置散的几块大型旧
湖石搬运过来,再尽力搜罗一些较小的湖石,请名手重行布置。
太湖三万六千顷,汪洋浩瀚,雄壮非常,与杭州西湖的妩媚,各 有千秋。无锡的好处就在于有很多地区,都沿着太湖,而太湖之美, 无论是春夏秋冬,四季皆同,湖上风光,总使人觉得爽心悦目的。记 得某一年游无锡,我在万顷堂上痴望太湖,那时正在清晨,见湖上晓 色迷蒙,恰如美人儿棠睡未醒,不由得大呼妙妙;就忙着赶到湖边, 买棹往鼋头渚去。诗人荆梦蝶兄,曾以一绝句见赠,有“周郎雅负鸱 夷趣,又向湖天泛画桡”之句,竟把我与范大夫相比,无奈并没有西
施一舸共载啊。
无锡不但占有了大部分的太湖,而西北更有芙蓉湖,简称蓉湖, 因此无锡又有蓉湖之称。有名的黄婆墩,一名小金山,就,谷湖中, 风景不恶,当年所有画舫,也都停泊在蓉麵的,有女如云,笙歌处
 
处,不减秦淮旧板桥,曾有人咏以诗云:“箫鼓画船唱晚凉,荡桡把 舵老徐娘。钗光鬓影依然好,印得蓉湖水亦香。”可是一九四九年以 后,大家提倡正当的文娱活动,已没有这种荒唐的行乐了。蓉湖面积 较小,而也有清幽的去处,足供流连的;如清代词人杨蓉裳有《洞仙 歌》词《忆蓉湖》云:“故乡云水,忆蓉湖佳绝。滑笏波光漾春色。何 时归计准。小坐苔矶,衣尘浣俯照明漪千尺。昨宵清梦好,柔橹咿 哑,惊起轻鸥度环碧。略彳勺夕阳斜,穿过前湾,林影外、烟峦层叠。 有三两渔舟傍桃花,看网出银鳞,一罾红雪。”市内旧有蓉湖公园, 至今尚在,虽已失修,却也质朴可喜;有好多老树和杜鹃花,都是很 难得的。
渔庄和蠡园已打成一片,修葺一新;一条曲折的长廊,很为可 爱,它就把两个园子像连锁一般连起来了。壁上的漏窗,全用瓦片砌 成种种图案,各各不同,足见工人的智慧。渔庄方面新建了四座对照 的亭子,红红绿绿的,似乎过于富丽;可是两园都借景于太湖,而且 是太湖最美的所在,这是可取的。
鼋头渚并没多大变动,在无锡园林中仍可独占鳌头,因为它地点选 择得特別好,真的是湖山胜处,我最爱灯塔附近伸人水中的一带磐石, 坐在那里望湖,真可把俗尘万斛,全都洗尽,而胸襟也顿觉拓宽了。记 得对日抗战以前,曾和挚友兰君来此,小坐飞云阁上,记以诗云:“鼋 头渚畔小勾留,万顷烟波绿上楼。记得临流曾密誓,五湖一舸作仙 俦。”匆匆二十年,此愿难偿,此游也不可复再了。
从鼋头渚最高处抄过山后去,据说是充山所在,见有一片松林, 全是短小精悍的老松,可作盆栽,直看得我馋涎欲滴。一路过去,又 到了一个湖山胜处,俗称陈家花园,据闻先前有粤人陈某在这里惨淡 经营,后因抗战作罢,荒废至今。他在山顶造了一亭,三面见湖,又 种了不少花树果树,蔚为大观,而布置泉石,也别具匠心,要是好好 地整修一下,那么与鼋头渚可以媲美了。